亳州新闻网—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亳州新闻网
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
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灵异事件 >> 正文

被人机血虐后,发现竟可以加电脑友 25

http://www.syhow.com 时间: 2019-11-7 亳州新闻网

被人机血虐后,发现竟可以加电脑友 25

“为什么追着ADC杀不管辅助啊...”徐礼清疑惑地问道。

就算是他,也明白刚刚那种情况下,假如将目标换成技术要菜的多的辅助的话,击杀几率要大得多。而AI也仅仅是逼出了锤石的召唤师技能罢了。

说起来也真是逗的很,锤石一直到觉得自己快死了才舍得交出那个虚弱...假如早交的话估计葛晨阳那边也不会那么狼狈了。

“这里面能让我勉强称之为对手的只有那个女警一人。”AI傲然说道,在他眼里,这一局完全不是为了胜利,而只是为了一场久违的对决罢了。

没有拼出人头,双方都匆匆回家补给。两人都带着双多兰回到了线上。

双方辅助在又一波空技能打出之后放弃了对ADC骚扰,开始了辅助直接的太极。

葛晨阳不信邪,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刚刚德莱文打断他位移的E是有意为之,如果是的话那对手的反应就太可怕了。

一定是侥幸...葛晨阳这么安慰着自己,心里也还是没底,捺不住性子的他还是大胆来了一次试探——又一波对拼,但这次在他又想用E技能拉开距离的时候,德莱文的开道利斧再一次将他击落!

“我操!”葛晨阳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破口大骂了,对象还都是同一个人。


这绝对不是偶然。

葛晨阳顶着半血回到安全位置的时候,表情已经相当严肃了。这样的反应速度与预判...简直可怕!

不过...越是可怕,越有意思啊!葛晨阳的脸上露出一抹有点苦涩难看的笑容,但是此刻他的手有点激动地在颤抖。

好久...好久没有碰到过这么厉害的对决了。什么单子啊代练的,虽然钱很重要但是这时候已经无所谓了!葛晨阳一咬牙,嗑了瓶红药等待着血量慢慢回复。

我葛晨阳...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输掉的人!不管你是哪个区的王者也好,主播也好,职业选手也好,都别想这么简单就从我手里讨到便宜!

“妈的。”葛晨阳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边耐心地补着兵一边等待着那只同样看似平静的德莱文突然化身猛兽向他扑过来。

这一次,可不会那么简单让你把我咬杀!

来了!葛晨阳神色一凛,德莱文抓住了自己准备上前补兵的机会突然发难,挂上两柄飞斧开启W技能像疯狗一般扑过来。

葛晨阳瞬间将这发平A转移目标打在了德莱文身上,同时身形后移,德莱文也紧随其后,一发旋转飞斧飞出。

葛晨阳时刻保持着冷静,算准时机回头又是一枪,前两次...自己都是在这个时机准备拉开距离而被留下,这一次...假如自己没有算错的话!

几乎是同时,德莱文和河北哪里治疗癫痫女警同时发动了E技能。只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女警没有和德莱文的斧头呈平行方向而是垂直位移进入了草丛中。


“大意了。疏忽了人类的学习和总结经验的能力...作为AI来说这个技能的失误有些不能容忍。”AI有些不满地说道,但手中的动作仍然没停,女警进入草丛的一刹那,一个饰品眼也被秒插进了草丛。

又一发旋转飞斧打出!而女警也在草丛中且战且退A出了一发爆头。

就在德莱文打出飞斧的一瞬间,女警猛地抬手,并不是平A,而是一个夹子出现在了空无一物的地面上。

下一刻,弹飞的斧子落点,恰好出现在了夹子下面!

葛晨阳湖北什么医院看癫痫好自己也是个资深的ADC玩家,如何不清楚德莱文的斧子大概落点?但这次他就是赌对了,夹子恰好放在了那个斧子落点上!

“不错。”AI也不迟疑,直接放弃了接住那柄斧头,不然的话一定会被禁锢在原地任人宰割。没有刷新W技能的加速,不过他手中还捏着第二发飞斧。

女警趁机又A了一下后撤,又一发飞斧弹开。这次葛晨阳依然保持冷静,硬吃一发Q之后立马抬手对着自己预判的方位打出平时很难击中的Q技能和平使者。

如果要接斧子,就给我把满额的Q技能伤害给吃掉!

郑州癫痫病急救厉害。”AI再一次发出称赞,虽然打出两发附带Q技能的普A伤害,但是空掉了E技能并且漏接了一柄斧头。顶了这么多小兵再吃一个Q技能的话绝对是亏大的。

因为他也计算好了,因为身处草丛,对面女警的下一发爆头技能也快好了。

在女警抬手的同时,德莱文选择了后撤,垂直走位避开了女警的Q技能。


两发斧头全部落空,女警的血量还剩一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德莱文也无法击杀女警了。

“哼,就算我承认你的ADC不比我玩的差,但是给哥记住了,想让我栽跟头也没那么容易!”葛晨阳像是大仇已报般的兴奋,室友不由纳闷:这货今天是不是疯了,怎么一直自言自语。

可是...意外,总是那么意外...

“我,我操!”葛晨阳爆发了今天最大声的一句嘶吼——一直毫无存在感的辅助豹女,极限距离的一发草丛Q,Q中了因为占据了小小优势而松懈的葛晨阳!

原本半血的女警,这一下...

葛晨阳觉得自己要疯了,现实为何总是如此折磨自己...计算着CD,德莱文的Q不过再两秒又可以刷新,那时候...自己就太危险了!

果然,嗅觉灵敏的德莱文已经立马像女警逼近,只待致命一击了。

似乎是为了表示自己也不比对面辅助差一般,葛晨阳的锤石竟然默默在塔底向他丢了个灯笼!

妈的,白银组也有这么可爱的辅助啊!!老子下回帮他代练绝对打折啊!!葛晨阳大叹幸福来得太突然,吃掉一发不带Q的普A之后残血来到了塔下。

“不,还有机会。”AI看了看经验条,冷静地说道。又一发平A,A掉了一个空血的近战兵,而经验也恰好让他到达了6J!

秒升大招,冷血追命!两柄滚着腾腾杀气的利斧,笔直地朝着女警冲去。

“操操操操操!”葛晨阳已经彻底疯了,真他妈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幸福和灾难有一波没一波地交替砸来。当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回到塔底的时候,就看到了德莱文的大招已经朝他打过来了。

只剩100血出头女警哪怕连一段伤害都扛不住,也还好葛晨阳的反应速度也不是盖的,在被击中前的一瞬向左闪现出了大招的攻击路径。

“哼,还没完。”AI似乎对于自己放空技能耿耿于怀,对于女警闪现逃生也不惊讶,但就是誓死要搞定女警。当下就立马挪动脚步,突然也向上闪现并立马重新激活R。

跟随着闪现的德莱文而改变轨道的回旋斧头,瞬间刺透了女警的身躯。

“靠..”葛晨阳看着自己黑掉的屏幕战意全无,德莱文的被动滚雪球厉害的很,自己死完还没复活,锤石也惨死塔下。拿到两人头外加被动资金的德莱文,回家直接就装备碾压自己了。

再想想让自己都自愧不如的操作,而且自己家的打野在打完红BUFF之后就掉线了,完全没有了胜利的希望。

哎...踢到铁板了...葛晨阳叹了口气,点开了所有人说话:

“mid push,不要问我为什么。”


久违的失败让葛晨阳有些失神,直到血红色荧光刺的他眼睛有点干涩他才想起来退回到游戏大厅。

失神的问题绝对不是因为被打败之类的挫败感,只是纯粹地因为定级赛输了一场,这样最多9胜1负的战绩只能定到白银1,也就意味着还要打一次黄金的晋级赛。

又要浪费些时间了,葛晨阳这么想着揉了揉眼,却觉得虽然输了但却有些酣畅淋漓的感觉——就像当年自己还是个菜鸟跟着其他人拼命竞争的刺激感。

这才是竞技啊...葛晨阳伸了个懒腰,自己在代练这个没有阳光的圈子里混迹的太久了,好久没有这样的爽快感了。

不过...

这种爽快的激战感他也不想再来第二次了——因为,他还等着这个王者单子的收入呢。再多来个几次把隐藏分掉光了他又得多打好久。

就上局那个德莱文来说,操作水平比他只高不低,至少虽然葛晨阳自诩ADC全能,但刚刚德莱文几波对拼下来冷静地操作与判断...绝不在自己之下!

葛晨阳有点后悔删他的好友了,看他排位的时候葛就选择错开时间的话,自己就不会有这么大压力了。

虽然他也很怀念这种久违的竞技感觉,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金钱来的要更加重要些。

是啊,还有什么比钱更重要呢?或者说,还有什么比钱在这个社会更有用一些呢?葛晨阳不知怎地就想到这些,不由苦笑着摸出一根烟点燃。

平日习惯的大前门烟味儿今天似乎格外地辛辣刺眼,葛晨阳觉得眼角有些发酸。

要不是因为金钱,爸爸妈妈也不会分开,自己也许会有着和别人一样快乐的童年。要不是因为金钱,自己的母亲也不会现在还在劳作辛苦,自己也更不用每天没日没夜地代练代练然后偷偷把钱汇进追债人的账户。

辛苦替着抛弃自己的爸爸努力还债的妈妈一定还不清楚为什么每个月索要的金额越来越少了吧?葛晨阳摇了摇脑袋,平静了心情准备再继续。

“葛晨阳,不是说好了宿舍不准抽烟的嘛。”旁边一个不喜欢烟味儿的室友提醒道,但也没说得重,因为宿舍人都清楚,葛晨阳只有伤心的时候才会抽烟。

“哦我忘了。”葛晨阳淡然地摆摆手以示歉意,随手就将刚刚吸进几口的烟身给灭了火。

如果没有这些那些的原因...其实自己也想好好地体验一下纯粹的竞技啊!

随着烟火的熄灭,葛晨阳也自个儿吞掉了心中最后一丝怨念,专心准备继续代练。

就在这时,右下角弹出了斋藤大魔王的好友申请。


“这个人蛮厉害的。”迅速的中推结束,AI少见地说道。“反应很快,基本功也很扎实。”

“有多厉害啊?”徐礼清现在已经分辨不出对手倒地多厉害了,因为实在是没有看到过能和AI打的平分秋色的人。

“具体的话只凭这几分钟的对线也无法判断。因为两边辅助几乎无作为,德莱文这个英雄本身拼起爆发来也有一定优势。但应该不在上次辅助你的同学水平之下。”AI顿了顿,继续补充道:“而且应该对ADC非常熟悉,最后一波对拼,对德莱文斧头落点的判断很到位。”

徐礼清再次发送了好友申请,毕竟这是他在游戏里第一次碰到除了AI以外的大神,说什么也想套套近乎。

而且AI也告诉他,多一个人的指导总是好的。AI能教给徐礼清只有对线与操作,但这个游戏毕竟是五个人的游戏,一个资深的老玩家所能带给徐礼清的经验,并不比AI的操作教学要差。


“什么?这货竟然要我教他?脑袋坏了还是故意玩嘲讽?”葛晨阳接受了徐礼清的好友申请以后被他的第一句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刚刚那个把自己女警打的落荒而逃的德莱文竟然表示要向他学习经验。

“那个...刚刚那局不是我在操作,是我师傅。”徐礼清对网络上认识的人也不隐瞒,反正也没人会知道这个师傅只是个程序。

“我擦,你都有师傅了还要我教你做什么?”要不是敬重刚刚这个大魔王所谓的师傅是个比自己还厉害的高手,葛晨阳都想立马删了这个蠢孩子。

喂喂,自己可是代练耶!每一分钟都是好几块上下的,陪聊也是想收钱的。

“额...师傅有事,不能教我...觉得你还不错,想让我和你交个朋友学习学习。”徐礼清随口扯了个理由,不过学习学习倒是真的。

“操,老子是代练河南外伤性癫痫能治吗啊,哪有空闲教你。爱哪儿玩哪儿玩去。”葛晨阳有点不耐烦了,隔壁直播间里收徒还要200一位呢,自己闲着没事免费收徒干嘛?

“额,就你代练打排位的时候带我一起就行了,打到我不适应的分段我就退出观战不坑你。”这也是AI让徐礼清加葛晨阳好友的原因之一:虽然徐礼清现在实力远不止青铜白银阶段,但自己爬分还是有些慢了。假如有个效率上分的高手跟着他一起打的话,就能很快进步到适应徐礼清现在实力的分段了。

“擦,都说了我是代练,这样跟你双排还不算是我带你?要钱的。”葛晨阳心里倒也觉得这样的学习倒也可以接受,不过当然有点酬劳才可以...

“嗯...算是学费吗?也可以。”徐礼清想了想,也没拒绝。他每月的零用钱还是有些结余的,在游戏里面花钱也不是第一次。

“卧槽,是土豪的话早点说交个朋友嘛!加Q。”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http://www.syho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